段友生-会员

浏览次数:476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段友生-中国人民美术家协会协会会员
    段友生,男,汉,北京,2019年春夏之交,一位老友数次来我漏宅,数次来都不止一次的向我谈到一个人,在这位朋友口中他所谈的这个人是一位“奇人”,我以为又如社会的那套虚头巴脑的吹嘘,在我面前总是提及此人,无非是想让我为其写一篇吹捧文章。尽管朋友不厌其烦的数次谈及此人,我却没有当回事。
后来又有几次与其它朋友聚会,席间酒后却总有朋友谈到那位所谓的奇人,多位朋友谈多了,不由得我不心生好奇,倒是想快些见到他们所言的这位“奇人”,看看到底有什么让那么多人都称“奇”之处。于是我给朋友打了电话,约好了去访问这位奇人的时间。
急切盼望中相约的时间终于到了,地点约在了那位“奇人”的府上。一进门一个大客厅变成了画室,画案上摆放着一幅还没完成的作品,画室收拾得井井有条,一看即知房间的主人是个很自律的人,不似我先前采访过的一些画家,以“杂乱为荣”,屋里案上杂乱无章,乱作一团。
主人迎了出来,很精神,有一种特殊的气质,一口京腔,我寒喧的捧场,“朋友说您是位奇人、大师”,主人似乎不加思索地答道:“什么大师,我只是个小学毕业生,别说大师了,就是学生也不够格呀”,这一问一答间,问的虚伪,答得却很实在,给我非常良好的印象,中国人以谦恭为德,以简素为本,无遮无掩,说明心朗无尘,是一贯的行为。
坐下来后,主人沏了一杯清茶,从茶开始,随口而出茶经之道,对茶经六和理解的非常剔透,语言简素,意象深邃。我开始对这位小学毕业生感兴趣了。对方很善谈,向我介绍了他的出身生平,以及自己在事业上的梦想,好谈吐,好气质,好学问,生平索事,却也能旁征博引,知识含量很大。这也的确开始真的引起了我的好奇感了。
长谈几小时后,似乎我对对方已经了解得很深刻了,此人奇吗?一个小学毕业生能学富五车,真才真料,对普通人来讲的确很奇。当深入了解了他的经历后,就不感到奇了,而别人眼中的奇,是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,几十年如一日的一天五小时睡眠,是理想、责任感、毅力、自律、自强、自重、自爱等等综合指标构建了一个常人眼中的奇人。
是挺神奇的,他叫段友生,出生在一个官宦世家,祖籍江西永新县,这个家族自宋朝至清朝仅不到四百年出了十位进士,三位一品,三位二品大员。而且历任都是大清官,直到其曾祖父段友兰,曾伴驾慈禧左右,正二品顶戴花羚,却没给后代留下房一间地一垅。
其祖父段世辉是我国近代第一批法学界人士,其父是著名土木工程设计师。
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,红卫兵先后两次对其家进行查抄,第二次抄家是1966年8月21日,一天将其祖母乐维敏(北京同仁堂后人)、姑母段承清、父亲段承淾、哥哥段平生活活打死。其母被打死后拉到火葬场,因排队火化,在地上躺了一夜,第二天又活了过来。
母子没有生活来源,被赶到农村,没有劳动力,在农村也无法生存,最终段友生只有辍学务农,在农村挣工分,在谈话过程中,他给我拿出他珍藏多年在农村出工时的记工手册,从这一小本发黄的小册子上能窥见他在农村时几乎所有农活都做过,十三岁就开始当做壮劳动力使用,从谈话中却听不到半句他埋怨的口吻,反之他很诚挚的感激在农村的十年农民生活,感谢那些挚朴的农民,感谢农村那十年的磨励。苦肯定不少,罪肯定也没少受,这也是他由涅槃转向新生的一段艰苦历程,然而英雄危时所足以自信的是人品的高洁,足以自重者是积日计程的步伐,清贫与艰辛对于有志者是思想和风格的导师,是从精神到肉体的淬炼,有人盛极而衰,不完全归于运数。有人否尽泰来,原因是品尝过人生百味所留下的厚重的基奠。
我们再看一看这位高小毕业的奇人这些许年来的成果,
1988年他主持,并同时担任编剧、导演拍摄了《中画画名笔示范集萃》系列电视教学片,影响深远;
1991年应日本国际武术协会之邀,在日本东京举办了个人画展,并出版了《段友生画集》,展览获得成功,载誉而归;
1992年应世界经济论坛之邀,他的8幅作品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大厦展出并收藏,同年世界经济论坛又相邀购买了130幅段友生绘画,做成台卡,前面是他的绘画作品,背面是段友生简历,作为世界经济论坛1992年圣诞节送给各国首脑的国礼,分别摆放在130个国家首脑的办公室,影响巨大。
1993年,与韩国金刚书道院院长朴宰根共同在韩国KBS广播电视台展览中心举办中韩二人展。
1994年7月五幅作品参加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韩艺术家画展。
在这几年许多主流媒体报导了段友生的艺术成就,有:人民日报,人民日报海外版,光明日报,中国法制报,华声报,中国工商报,纪检监察报,及瞭望杂志,开心杂志等几十家报刊杂志。
在此期间段友生还为统战部大厅,中国人民武装警察总部大厅,首都机场总统专机楼,钓鱼台,仿膳饭庄,北京音像公司等几十个单位创作了巨幅绘画作品。
1994年以后,段友生突然间偃旗息鼓,决定行万里路,静心研究传统文化和绘画。
1999年,陪伴了他半生的贤内助因患癌症不幸离世。这次对他的打击巨大,段友生真是个苦心人,苦命人呀,正当事业进行旺盛需要夫人辅佐时,他失去了挚爱,失去了懂得他心上眉间的好夫人。段友生的人生可谓命途多舛,但英雄就是英雄,有与常人不同的毅力和承受力,更有与常人不同对生活的理解与渇望,对生命的责任感。
擦掉了眼泪,按奈住悲伤,抑制住心灵的挣扎和呼喊,一种傲然高洁的性格,会在人生的凄风苦雨中颤动与崛起。经过死别后,他又振奋起精神,努力坚守去向着自己人生梦想奋进。
谈话中他曾说:“在现在浮躁的社会环境中,要耐得住寂寞,面对五千年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,要用生命和鲜血的代价去研究,去努力做个承继者”。一番平淡的谈话,能看出他面上的肌肉布满了人生痕迹,他在怔视过去的悲风惨日,他没有在人生如十字架般的路口徘徊,在人生歧路他没有彷徨。其实聪明人活在世上非常痛苦,因为什么都看清时,会倍受精神上的苦磨。往往大志向者都是铸坚在多灾多难中。随后段友生开始了他人生的又一段艰辛旅途,2011年段友生文革中被打坏的颈椎发作,有瘫痪的迹象,前后路颈椎做了开膛手术,脊柱劈开了六节。术后恢复期还没过,他拿起了画笔向他自己制定的完成两百幅丈二以上巨作,创作十本书的人生目标冲刺。近十年时间,他完成了十八本书的写作,于2020年4月完成了两百幅丈二巨製中国画创作,完成了两百多幅佛经、古文书写,完成了386封图章篆刻。难怪朋友说他是个奇人,他确实是个奇人,是真真正正的奇男子。
一个人活在世上的可贵之处是不以长短计,不以一时得失计,不以过程计,可贵的是他本身的质地,以及自己对自己生命的尊重。可贵者是一个人持之以恒的信念与坚守,他不哭,不笑,不显山露水,不与世俗争俗名,他却有光芒,有锋刃,他有腑临天下的潜意识,有傲视群雄的自尊心,他面对困难无所畏惧;他面对学历低,有决心改变它;他经年累月,自律成痴,狂而不妄,傲而不肆,他要做一个传统文化的歌功颂德者,他要凭他一己微弱之力,尽其所学尽其所能抢救失传的传统文化,这个小学生在艰苦卓绝中,在歌啸中忘却一切的烦恼和不幸。咬着牙,和着血,舔着泪,落魄却不落志,掩饰着心中的悲伤,甘守寂寞之道,宁愿枯燥的生命释放惨白的异彩。
我不是被段友生的奇所感染,而是被他的悲怀博大所感动,任何人也不知道有没有来世,但一生一世干了、做了,只有一个意义,是对自己生命的尊重,面对一个能尊重自己生命的强者,我没有理由不尊重他。我心甘情愿为他写文章,因为他的硕硕业绩摆在我眼前,总比那些把自己吹嘘成大师的没有思想的鸡鸣狗盗之徒要强。
我简单草草翻阅了几本段友生写的书,几乎很少有文字上、文学上的修饰,更无虚伪的夸夸其谈,大智莫如诚,他写中国妇女,含辛茹苦相夫教子,他写农耕点滴,他写拉板车的小人物,一言一语透着情感真挚,没有太多的幽雅情怀,却在经历的索事中透发着大爱,大恨,泥土夹杂着青草的芳醇。这是他山一程,水一程,艰一程,难一程,爱一程,恨一程所叩醒的神经发出最诚挚的情感倾诉。真实的美方是大美,诚实的美会让人情涛涌动,胜情而泄,由心而发,用他自己的话,“我的心永远涌动着过去人与人之间的真情,永远涌动着我心中的心歌,我要将这心歌吟出,留给孩子们,留给后代,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爷爷、奶奶曾经的苦难,让他们了解那些生生世世养活咱中国人的土玩意。”他几十年如一日,一抹精魂,释然一笑,摧心之苦,毁心之忧,离别之痛,用他的坚守和毅力写出答案,真真是一生弹指浑无语,总是漾着一丝遐想,一片诚挚,一腔热血,去创造真诚,使得生命永远也不会阴沉。强者当自强!
要写的很多,难抒一腔热情,我庆幸结交了段友生这样一位强者,我坚信在中国当代画坛的赛马场上,他一定是一匹脱颖而出,健步冲进人们视野的骏马。渡尽劫波定成正果!
现为:中国人民美术家协会会员。

上一篇:杨素芹-会员
下一篇:田博丰-会员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地址: 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11号 邮箱:195395198@qq.com 网站技术:
技术支持: